首頁  >  新聞發布  >  故事 > 正文
青海“綠電9日”——清潔發展的中國樣本

文章來源:國家電網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8-07-02

6月20日到28日,青海省實現了全清潔能源電力供應,以電生產的所有產品成為綠色產品。這是一次清潔能源發展的全新突破和嘗試,“綠電9日”創造了世界紀錄,也是中國能源轉型之路的濃縮。  

政策、經濟、環保、市場的需求聚合在相同的跑道,醞釀一次更廣泛而深入的“綠電”探索。

從2008年起,西寧人李增云扔掉鋤頭,握緊方向盤,干起貨運生意,開著一輛3噸的貨車在青海省內東奔西走了10年。

當初讓他改行的原因,是出家門望得見的火電廠,“下雨全是黑湯湯,水溝里灰泥得有幾厘米。”李增云說,“地都被糟蹋了,麥子光抽穗,不結實。”

同一年,隨著中鋁公司收購青海鋁廠,在青海鋁廠做過環境監測員的星占雄,已經是中鋁公司青海分公司副總經理,訂單越來越多,他更希望能用龍羊峽的水電搞生產,“便宜又環保。”

一些愿望在兩個人心里萌生,眾人的期待往往成為歷史的起點。

2011年,一直運輸砂石料的李增云,開始接到運往海南藏族自治州的光伏板和線纜。第二年,一座光伏產業園在海南州塔拉灘上破土動工,那些深藍色、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光伏板,總會吸引駕車駛過的他多看幾眼。

李增云還不知道,他看到的正是日后中國最大的生態光伏產業園——海南州生態太陽能發電園區。

變化正在發生。2012年,黨的十八大召開,黨中央將生態文明建設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十八屆五中全會更是從“五位一體”的整體布局出發,把綠色發展理念擺在突出位置。另一方面,習近平總書記對能源領域的改革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論述和指示,開創了中國特色能源發展實踐新局面,清潔低碳化進程加快。

2015年,新能源組件占了李增云運貨單的一大半。“太陽曬著,就能有電。”李增云不自覺地和家門口的大煙囪比較,“那要是個不冒煙的光伏板就好了。”

人才也隨之而來。2015年,27歲的李積良,看到了青海發展清潔能源的“天時”,便辭掉了北京的工作。他應聘的華潤電力青海分公司在西寧成立,開始建設光伏和風電項目。

2016年,我國風電、太陽能發電分別投資927億元、241億元,合計占比當年電力投資的34.3%,較2012年提高15.4個百分點——業界普遍認為,伴隨能源革命的推進,新能源發電比重明顯提高,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正加快構建。

清潔能源資源豐富的青海省也先后編制了《青海創建國家清潔能源示范省實施方案》、《青海省海南州特高壓外送電源配置規劃》等,確保可再生能源科學有序發展。

此時,曾是青海最大火電廠的橋頭火電廠機組響應省政府促進節能減排,“上大壓小”、淘汰落后產能要求,被定向爆破,讓李增云煩惱的煙囪也一并拆除。

作為當年我國最大的一次性整體爆破拆除工程,李增云和星占雄各自看到了前景。

李增云拉了幾車新土,翻種了田地,他覺得干凈的日子要開始了。

經濟實現轉型再平衡,需要調整結構,企業怎么把握市場趨勢,已經成為中鋁公司青海分公司總經理的星占雄,開始尋找答案。

關于市場的問題,市場總會釋放信號。

2017年,在與某國際知名手機制造商尋求合作時,對方提出用“綠色電”生產的考核標準。最終,星占雄手中的“85鋁”,不僅質量達標,生產過程中的用電、排放均達標,雙方簽署協議。用清潔能源生產的“85鋁”,每噸價格比市場同類產品高900元,星占雄也把產品更名為“綠色85鋁”。

“清潔能源發展是必然趨勢,由此生產的產品會被更多人認可。市場中,誰有這個覺悟,誰就抓住了先機。”星占雄說。

這一年,青海“綠電7日”的實踐,對中國及世界能源轉型都有標志性意義。李積良所在的華潤電力青海分公司借此驗證了所屬新能源電站的運行狀態與數據,被總部在戰略調整中提升為重點發展區域。

“綠電7日”后,政策、經濟、環保、市場的需求聚合在相同的跑道,它們都在尋找一個機會,醞釀更廣泛而深入的探索。

“綠色發展”“清潔低碳”“環境友好”……在“綠電9日”里展現的,是新時代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

黨的十九大提出,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今年2月,青海省獲批建設國家清潔能源示范省,截至5月31日,青海省水電、風電、光伏裝機總和,超過全省電源裝機的85%。在能源變革的背景下,“綠電9日”成為種種沖動的突破口。

6月20日到28日,青海連續9天全部以水、光、風清潔能源供電,216小時用電零排放,它不僅包括龐大、復雜的技術手段,也是需要協調各方的社會化系統工程。與去年的“綠電7日”比較,除了時間的增長外,市場化是本次嘗試的核心。

大唐青海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在9天里申報了兩筆交易,一筆送陜西,一筆做省內火電發電權替代。交易需求由青海電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發出,市場化交易讓新能源消納的空間變大。9日期間,青海清潔能源不僅滿足全省17.6億度的用電量,相當于減少燃煤80萬噸,減排二氧化碳144萬噸。還外送電量2.71億度。全省保留兩臺火電機組確保北部電網電壓支撐,兩臺機組最小出力25.5萬千瓦,比“綠電7日”時降低54.1%,累計發電0.64億度,全部通過市場化外送出省外。

西寧湟中縣黃河公司漢東發電廠在這9天關停了所有機組。副總經理寇志超說:“停發一度電由新能源企業補償3分錢,廠子每天停發800萬度,一共是21.6萬元,這讓我們有動力繼續支持綠電發展。”

被市場化激活的熱情不止于此。馮獻豐一早就來到硅鐵廠房巡查,伴隨著出鐵、澆筑,巨大的煙塵飛起,這些廢料剛剛騰空便被屋頂110米長的強力吸塵設備一掃而光。

馮獻豐任總經理的青海華鑫硅業有限公司與其他21家企業參與到“負荷參與調峰機制”,也就是峰谷時段對調,企業調整過去的工作時間,改在白天生產。馮獻豐說起自己“拍板”的原因:“我2008年到青海創業,那時候很多企業不明白為什么要晝夜開著環保設備,10年間大家的意識都變了,青海的清潔用電走在世界前列,真讓人高興。”

在參與方的口中,電網是“綠電9日”的樞紐,負責讓不同時間段、不同渠道、不同門類的電力流各歸其位,暢通無阻。

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調度控制中心的四張弧形桌前,調度員目不轉睛地盯著數據,不時敲擊鍵盤、接聽電話。來自四面八方的電力在這里被調配到西北幾省乃至江蘇、山東省。青海實時電力成分監視圖上,各色曲線也正隨著時間前行波動——大片藍色水電穩穩托底,黃色風電疊加其上,光伏隨著時間線變化畫出大片綠色。

調控中心背后的智囊是青海新能源大數據創新平臺。無論是陽光還是風,新能源都是“靠天”吃飯,大數據平臺的工作之一是計算“天機”。中國、西班牙、美國、歐洲的氣象信息匯總于顯示屏上,通過新能源電站周圍的風、雨、云量等進行預判,并在電網運行當中實時調整。

“綠電9日”后,李積良開始積極跟能源匱乏省份溝通,希望打造跨省份的綠電模板。正是“綠電9日”給了他新的思路,“同行都在打聽綠電的事兒,如果有足夠的輸電通道,參與全清潔能源供電的省份會更多。”

同樣在考慮未來的,還有電網側已經進行幾年的青海清潔能源多能互補集成優化研究。國網青海電力董事長董天仁說:“新能源的隨機性、間歇性強,一般情況下風能和太陽能一個是夜間出力大,一個是白天出力大,一個冬季出力大,一個夏季出力大。我們在研究不同能源的特點,讓水、光、熱、風這幾個清潔能源都能互補起來。”

“綠電9日”里,青海省用電生產的所有產品都是名副其實的綠色產品,星占雄覺得這就是發展的主旋律。“綠色發展”“清潔低碳”“環境友好”……以全國政協委員身份參加全國兩會的星占雄清楚地意識到,他在會議里聽到的關鍵詞,也在“綠電9日”里展現,這是新時代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

【責任編輯:李巨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我中彩票大奖真实经历